目 录
一, 前 言
二, 宇宙的源头
三, 宇宙的法则
四, 无机世界的法则
五, 有机世界的法则
六, 天地万物之美
七, 智慧的本能行为
八, 人性
九, 圣经的科学预知
十, 圣经的医学预知
十一,考古学与圣经
十二,历史预言及其应验
十三,弥赛亚----耶稣基督
十四,身体的复活
十五,保罗的故事
十六,认识神
十七,你要相信吗?
十八,信仰的基石
十九,基督教会
.

十一 考古学与圣经

世界著名的考古学家WILLIAN FOX ALBRIGHT 这样写道:“圣经中历史性资料相当精确,经得起任何现代学者的批评,使得任何站 立在对立面的批评都趋向于错误。”

赫人

圣经提到“赫人”有40余次。在十九世纪,批评学者认为“赫人”根本没有存在过。 然而,当考古学家考查土耳其的城市废墟时。他们发现了有关“赫人”的记载。考古 学家和语言学家花费了长时间的艰苦工作之后,才翻译了赫人的文字记录。这就证明 了圣经的正确,批评的错误。英国的东方学者ARCHIBALD HENRY SAYCE 这样写道:“在叙利亚人进攻撒玛利亚的叙述中提到的”赫人的诸王“,过去被宣称 为一个错误或虚撰,然而实际上却证明了批评者本身的无知和错误。

摩西的文字记录

批评批评学者认为圣经的头五卷不可能是摩西写的。他们认为希伯来人在公元前800年 之后,才有了记录的文字。一位法国探险家在叙利亚的RAS SHAM 发现一座殿宇图书馆,收藏有数百种语言的文字记录。其中就有一种摩西时代字母型 中东语言写成的资料。FLINDERS PETRIE 先生在西奈山的SERABIT EL -KHADEM区发现了可追索到摩西时代的字母手稿。由此你可知道SPINOZA 和其他的圣经批评家是相当错误的,而圣经是正确的。

撒耳根王

根据圣经记载,撒耳根王是亚述国王。(赛 20:1)在古代的文字记录中没有发现撒耳根的名字。这使得那些批评学者们宣称撒耳 根王根本不存在。他们相信圣经是错误的。考古学家BOTTA 在1842-1845年间的亚述古都尼尼微城附近挖掘考古。他发现了KHORSABAD 古城。在这一城市他发现了撒耳根的王宫。批评家被证明是错误的。确实有一位亚述 王叫撒耳根,圣经是正确的。以赛亚在圣经中记录了亚述国王派出军队攻下亚实突城 这一事件(赛20:1)。在撒耳根王宫的墙壁上发现有同一事件的记录。圣经确实是正 确的。

伯沙撒

在圣经但以理书中记载,当玛代和波斯人攻起巴比伦时伯沙撒是国王。HITZIG 这位现代的自由主义者在评论《但以理书》时讲伯沙撒这人根本不存在。这是因为古 代历史学家写过拿波尼度王是巴比伦的最后一个国王。然而,考古学家在古巴比伦的 废墟中挖出的粘土片上记述了拿波尼度王前往阿拉伯的TEMA时,信任他儿子伯沙撒的 领导。当古巴比伦灭亡时,伯沙撒正是国王。与但以理书 五 章的记载相稳合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 伯沙撒宣 称但以理是他王国中位居第三的领导者,(但5:29)而不是居第二。但以理是位居拿 波尼度和伯沙撒之后的第三。有证据表明伯沙撒是尼布甲尼撒女儿拿 波氏之子。作为继承人讲法上,伯沙撒至少是尼布甲尼撒"之子".。批 评家在谈论伯沙撒根本不存在的说法上是完全错误 的。你可以看到这是基于对圣经的无知和不信的错误 。其中更糟的是,有些人还在教导这一错误学说。但不管怎样,圣经都是正确无误的 。

官名-POLITARCHS

在新约使徒行传中,路加把帖撒罗尼迦城的统治者,用希腊语的官名称为“POLITARCHS ”(徒17:8)。批评的学者认为这是一个错误,认为当时没有任何官有这一头衔。然 而在帖撒罗尼迦发现至少有17件文稿中使用过“POLITARCHS”这一官衔。考古学再一 次证明了批评者的错误和无知,证明了圣经是正确无误的。

使徒行传的准确

WILLI AM RAMWEY(1851-1939)先生曾接受过TUBINGEN圣经批评学校F。C。BAUR 先生的观点,反对使徒行传。但是作为一位小亚细亚的考古学家,他的 工作使他知道这一批判是错误的,使徒行传的记载是准确的:“……但是最近作为一 个测绘学,古建筑和小亚细亚协会的权威人士,我发现自己常常要参照使徒行传的有 关信息。”

约翰福音

批评家F。C。BAUR和VAN MANEN 推测《约翰福音》是公元150年之后才写成的。然而发现的《约翰福音》的古文稿可以 查索到公元150年以前,死海古卷显示《约翰福音》无论在语言,地理,还是文化,历 史等各方面都适合于公元70年之前。耶路撒冷的覆灭摧毁了所有的一切,以 致在公元150年之后的人是不可能获得所有这些详情的。考古学家L。H。VINCENT 挖掘了一个名叫“铺华石处”的地方,该地方希腊语叫“LITHOSTROTOS”,希伯来语 叫“GABBATHA” ,这在约翰福音19:13有记载。公元70年的耶路撒冷城覆灭,埋藏了这一地方。这一 考古发现显示公元70年之前约翰就在那里,如他自己所见证的完全相符。(约21:24 )

考古学家W。F。ALBRIGHT 这样写道:“同样,比死海古卷先一代,由M。DIBELIUS和R。BULTMANN建立起来的圣 经批评学校,至今还无视于死海古卷的发现而持续兴旺。然而所有过去的或现有的, 对 新约持批评态度的圣经学校都是无考古学基础的。它们好象空中建起的楼阁,因此是 毫无前途的。”

结论

圣经记录的各种事件发生的时候,现代学者还不存在。批评的学者常常是基于预想, 假定猜测,哲学和妄自尊大的不信。相反,考古学已经显示了历史资料的准确性。一 位权威性考古学家NELSON GLUECK 博士这样写道:“然而事实上应该毫无凝问地说,没有任何考古学发现与圣经的标准 记录有过冲突。现在已有好几十次的考古发现,它们都或粗略地,或详细准确地证明 了圣经记载的历史事件。”

法国怀凝主义者VOLAIRE说:“不到一百年圣经将被遗弃,基督教将在地球上消失。” 他本人死于1778年,现在几百年过去了,圣经依然被人们视为真理,而且他本人在巴 黎的房屋也被圣经协会使用了许多年。

THOMAS PAINE 写过一本反对圣经的书,他就他的书将会毁灭圣经。他本人死于1809年。现在圣经的 发行量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。

以赛 亚先知写道:有人声说,“你喊叫吧!”有一 个说:“我喊叫什么呢?”说:“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;他的美容,都像野地的花。 草必枯干,花必凋残,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。百姓诚然是草。草必枯干,花必凋 残,唯有我们神的话,必永远立定。”(赛40:6-8)